2015年12月22日英文网厦门网首页
啐时间
2019-11-11 11:01来源:海峡博客

  原文链接:啐时间

  小学我得个绰号,数学老师封的。一次课堂上,他叫我起来,解道应用题。听讲几遍,我老迷糊。老师忍不住甩出:木头人!真是木头人。

  我确实愚钝。小升初时,使尽了全力,仅仅踩上升学最低线。差点留级。到了初中,平时在校寄宿。每天天没亮,我就起床了。先到校外公路跑步,再找个角落早读。晚自修后,又挪到别处,和几个学长继续夜战。经常提前周末回校,为的也是加小灶。如此念到高中大学。自然,各种赞誉从无到有,由少到多。当厝边拖着他家孩子,向我讨教学习秘诀,我实话相告:同学打牌玩乐,我偷偷读书写字啦。

  回了家,怕生的我多往村部跑。彼时,小学搬迁了,原地留给村部办公。更多空间,划供村人休闲,如乒乓球、台球室、阅览室等。记得室内摆设:中间放球桌;墙边搁书桌,长长一列,桌面往外倾斜,隔个座位放本书,固定住。杂志大小不一,内容五花八门。时会更换。此地方,烙下两印记:越看越爱看,不管什么内容;不像念小学时,做完家务,爱到处趴趴走,升上中学后,几乎所有碎时间都呆在这。

  后来,大人给的生活费多了,我会挤出些,买上杂志报纸,像《半月谈》《新体育》《体坛周报》等。高中学习紧张,空闲少,我照样不误读书看报,还像对待课文般执笔勾画。种种不务正事,无关什么目标理想。说大点,就是不愿浪费啐时间。

  在大学校园,该念头更强烈了,甚至视浪费时间为犯罪行为。而那里,偏偏碎时间太多了。基本是:半天上课,半天由学生自主安排。所以,艰难度过不适期后,很快重搬中学那套,并加大强度。若要总结大学生活最大收获,即自己没落入“中文政教,吃饭睡觉”的浊流中。

  我的工作,简单说:教与学。再具体点,像老师一样教书育人,再像学生一样学习怎样做老师。当带完三届学生,即步入了而立之年,竟觉得自己还未上道。很是令人丧气。惟有一点,稍显安慰:天天与书同床共眠。床铺内侧,从头到脚摆放一列书籍。新旧共陈,有增无减。这习惯源自大学。

  某天,在学校阅览室翻报,无意间看到厦门日报副刊“花季”,忽然开窍般,之后就注意收集“花季”,供学生阅读,并指导同学动笔。换成自己动手时,已然十年后的事了。

  人到了不惑。工作没变。忙碌照样。但见缝码字,见机爬格,渐成习惯了。课间同事喝茶润口,我则瞧着手机便签,看看能不能添几个字上去。下班走路回家,突然飞来个灵感,赶紧找个歇脚处,作了记录……几年下来,累有几十豆腐块小文见报。

  累吗?真不累。认真工作之余,把啐时间用在自己喜欢做的事,麻烦而快乐着。

  (文/客从足下来)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华潇颖,赖旭华

相关新闻
可以提现送彩金的捕鱼游戏 网上百家乐送彩金 申请送彩金的网站 滚球网站送彩金 专属链接送彩金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 足球投注注册送彩金 澳客彩票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2019白菜网送彩金